老汉入口直接进入

苏凡点了点头,指了指悬浮在半空中的苦诀。

“看见苦诀大师了吗?他为什么闭上眼睛,就是为了不跟吞噬之主对视,你一旦看见他的眼睛,就会立马陷入昏迷之中。

这个昏迷是强制的,就算是我也会中招,虽然时间不长,可是一旦陷入昏迷,那就完了,你别看吞噬之主身材高大臃肿,但速度极快。

一旦中了招,就会直接落入他的手中,知道他为什么叫吞噬之主吗?”

苦诀,吞噬之主,黑烟三头蛟,还有那个妖修,四方势力都不敢贸然出手,所以苏凡这个时候才有机会跟小吉祥解释。

“为什么呢?”

小吉祥还是很配合苏凡的,睁着迷惑的大眼睛看着他。

“因为只要被他捉住,就算是我,自身的力量都会被吞噬之主吞噬,他的吞噬能力,是无视境界的。

只要给吞噬之主足够的时间,仙人都能给你吸干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小吉祥满脸震惊的模样,苏凡心中也是对吞噬之主极为忌惮。

虽然苏凡不会傻乎乎的中招,但这种无视境界的吞噬是非常恐怖,本身就是一种威慑。

清纯美女街拍复古写真

苏凡刚想跟小吉祥讲一讲黑烟三头蛟的神通,不远处的局面突然发生了变化,立刻引起了苏凡的注意。

吞噬之主巨大的身体慢慢朝黑烟三头蛟的身边靠拢,肚子上的裂缝还不断散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听到吞噬之主发出的响声,黑烟三头蛟其中两颗蛟头对视了片刻,另外一只蛟头注视着吞噬之主,发出“嘶嘶”的声音。

“师叔,大胖子和三头蛇好像在商量着什么。”

苏凡有些无语地看着小吉祥,人家堂堂渡劫期洪荒妖异,实力甚至不亚于九劫散仙的存在。

竟被小吉祥起了这样别致的外号。

不过有一说一,还挺形象的。

“你能听懂他们说的话?”

之前景问心在妖神冢的时候,就可以听懂洪荒妖异白灼的话。

现在小吉祥也可以听懂,难道她和景问心之间有什么关系?

这个想法也太狗血了,苏凡立马就否定了自己的念头。

景问心苏凡还是了解的,老直男一个,不会干出这种事,再说了,小吉祥如果是景问心的女儿,他恐怕早就有反应了,还能等到现在?

“大致能听懂一些,大胖子和三头蛇好像商量着要一起干掉旁边那个妖修,然后平分舍利子。”

这年头,洪荒妖异都会合纵连横了?

不过仔细想想,两人联手,肯定比单打独斗要强,舍利子对于削弱雷劫的效果一颗刚好,两颗反倒有些浪费。

看着吞噬之主和黑烟三头蛟将矛头同时对准那名妖修,苏凡心中一喜。

“小吉祥,等会他们三个打起来的时候,你趁乱带走苦诀大师,去跟老胡,沉原汇合,我来拖住剩下的人。”

计划敲定,苏凡和小吉祥收敛气息,安静等待前方的乱战。

半空中的苦诀依然是老僧入定,不动如山,仿佛身旁的事情跟他毫无关系。

吞噬之主和黑烟三头蛟暂时没去管苦诀,反正他已经身受重伤,在二妖眼中,早已是囊中之物。

二妖做邻居做了多年,虽然平日里纠纷不断,但算是老熟人了。

苦诀这块肥肉,他们可不想让给这个陌生的妖修。

只见吞噬之主率先出手,发出一声震彻九霄的嘶吼,经久不息。

这声嘶吼传遍整个妖神冢第六层,霎时间,哀鸣遍野。

在苏凡身后几里外的位置,冉遗鱼群突然传来剧烈的爆炸声。

整片冉遗鱼群如同沸腾了一般,开始了连环爆炸,血肉断肢横飞。

这些修为不高的冉遗鱼,听到吞噬之主的嘶吼后,无法抵抗之下,纷纷爆体而亡!

这种场景在妖神冢第六层随处可见,一些修为较低,抵挡不住吞噬之主嘶吼的妖修,洪荒妖异,在瞬间失去了生命。

而距离吞噬之主相对靠近一些的苏凡,此时都感觉胸口烦闷,恶心欲呕。

吞噬之主的嘶吼已经影响到他了,苏凡体内灵力运转,五行天地五旗阵发动。

相生相息的五行之力祛除掉吞噬之主嘶吼的负面影响,苏凡心头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。

“这家伙的修为又提高了,比上次见面时厉害多了。”

要知道,跟上一次来到妖神冢相比,苏凡的实力同样精进了许多,上一次吞噬之主同样使用了这一招,但对苏凡的影响很小。

而这一次,他却是明显的感受到了。

苏凡身边的小吉祥脸色发白,双手已经捂住了耳朵,显然是无法忍受。

苏凡有些心疼,他轻拍小吉祥肩头,将一小股五行灵力传入到小吉祥体内,她的表情才好了很多。

良久,嘶吼结束,距离吞噬之主最近的那名妖修浑身颤抖,似乎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,已经无法动弹了。

而吞噬之主的身子几乎是在瞬间出现到了那名妖修的身边。

粗壮的臂弯张开,下一刻,就将那名妖修紧紧地搂入怀中。

“看到了吗,这就是吞噬之主的速度,你别看他长得胖,但是速度极快,稍有不慎,就会被他抱住,开始吞噬力量,就像这个妖修一样。”

小吉祥在一边听的头头是道,可苏凡说着说着,就发现不对劲了。

那名妖修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微弱,而吞噬之主身上的黑色鳞甲却愈发明亮起来,显然是吃了个饱。

吞噬之主身后的黑烟三头蛟,正准备出手,结果看到这样的画面,三双眼睛中同样流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苏凡呆住了。

这妖修在搞什么鬼?怎么还不挣脱吞噬之主的拥抱,再这样下去,他就要被吸干了啊。

很快,一个古怪的念头突然浮上了苏凡心间。

这个妖修或许不是不想挣脱,而是真的挣脱不开。

卧槽?

那他凭什么敢跟吞噬之主还有黑烟三头蛟正面对峙的?脑子不好使吗?

“小吉祥,计划有变,现在动手!这个妖修就是个银样蜡枪头,咱们都被骗了。”

苏凡说完,起身一跃,直接朝吞噬之主飞去。

吞噬之主在吞噬他人力量的时候,是无法动弹的,苏凡就是要趁着这个机会,先把他给宰了,然后再去收拾黑烟三头蛟。

五行天地五旗阵原本是由五行旗作为阵眼来催动的,不过苏凡采用了品质更高的五行精粹石,这就让阵法的品质再次上了一个台阶。

苏凡的右臂作为最常用的攻击方式,其上的分支小阵乃是火旗阵。

火旗阵专克妖修,灵力催发之下,苏凡的右臂瞬间亮起耀眼的红光,随后一拳砸在吞噬之主坚实的后背

上。

“嘭!”的一声闷响,随后便传来吞噬之主痛苦的吼叫声。

而被他紧抱住那名妖修,也因为吞噬之主的挣扎而得以逃脱。

一个硕大的拳印深深地烙刻在吞噬之主后背的黑色的鳞甲上,这一拳显然是把吞噬之主打的极疼。

松开那名妖修之后,吞噬之主转身就是一个熊抱,准备如法炮制,将苏凡抱在怀里。

“皮还是这么厚!”

苏凡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,刚才他已经用了全身三成灵力。

并不是苏凡不想出全力,还是雷劫的限制,他能感觉到,只要自己出全力,破了那一层膜。

雷劫势必会到来,到时候,遭殃的还是苏凡自己,这会儿他身边可没有地行夜叉。

仙雷雷劫苏凡已经经受过了,记忆犹新,简直可怕,所以他必须要控制自己的力量。

但是就算是苏凡现在的三层实力,一拳干死一名九劫散仙那是绰绰有余,更别说还有五行天地五旗阵火旗阵的加持。

竟然只是在吞噬之主后背留下一道拳印。

虽然苏凡已经知道了吞噬之主的恐怖防御力,但没想到自己这样一拳,还没破开他的防御。

眼看吞噬之主的手臂即将把自己抱住,苏凡闭上眼睛,不去看吞噬之主的眼角。

一脚朝吞噬之主肚子上踢去。

这可怕的大眼睛虽然是吞噬之主绝杀之处,但同样也是他的弱点所在,若是能踢爆他的眼睛,苏凡在对战时也不用封闭视觉了。

吞噬之主立马就察觉到了苏凡的意图,可是他抱向苏凡的手臂没有丝毫的收手,似乎是想同归于尽。

就在苏凡即将踢到吞噬之主巨眼的时候,他肚子上那一道巨大的裂缝两侧,突然爆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尖锐骨刺。

如同眼睫毛一般保护住了吞噬之主的独眼。

一身脆响传来,那一层骨刺被苏凡踢掉了大半,但终究没有伤到吞噬之主的要害。

不过,苏凡也借着反震之力脱离了吞噬之主的拥抱范围。

暂时远离了吞噬之主,苏凡别过头去,睁开眼,正好看见小吉祥的身影出现在苦诀身边。

“苦诀大师,是我,我是苏凡,你快跟着小吉祥离开这里,这两个洪荒妖异暂时由我来拖住他们。”

听到苏凡的呐喊声,半空中的苦诀睁开眼,把头扭向了苏凡发出声音的这边。

“苏前辈?是你吗?”

苦诀的声音十分平静,无悲无喜,在这妖域之中,没有丝毫的绝望。

同时,听到苏凡的声音时,没有一丝喜悦,也没有获救时的激动。

看着苦诀毫无高光,布满一层死灰的双眼,苏凡心中一紧,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“是我,苦诀师傅,我是苏凡,你的眼睛怎么了?”

苏凡一边说着,一边冲小吉祥喊道。

“小吉祥,快带苦诀大师走。”

小吉祥应了一声,伸手扶住了苦诀,低声道。

“苦诀大师,我是小吉祥,您应该知道我的,我们快走吧,我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
听到小吉祥的声音,苦诀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。

“吉祥施主乃是苏前辈的弟子,小小年纪仙人之姿展露无疑。老衲自然是记得的,只是我现在已经是半个死人了,救或不救,没有什么区别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