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忧草app免费观看

假如老板是个工作狂,这对公司的职员来说,显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,假如老板还是个抠门的工作狂,那就更加糟糕透了,很不幸,明太祖朱元璋二者皆占,他就是一个抠门的工作狂,所以洪武朝的官员都相当苦逼,不仅俸禄少得可怜(勉强温饱),而且节假日也是极少。

譬如每年的春节,朱老板只放五天假,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初五,初六你就得给老子回来上班了,要不然就给老子滚蛋。

幸好,大明公司的第三任老板朱棣还算大方,在永乐七年的时候大笔一挥,在春节的五天假期基础上,再增加十天的上元节假期,从正月十一日开始,一直放到正月二十日。

打那以后,大明官员的待遇明显有所改善,节假日也越来越多,等到了现在的嘉靖朝,已经把春节假期和上元节假期连起来过了,也就是从正月初一开始,一直放到正月二十日,足足二十天长假。

据说到了万历年间,又增加了五天除夕假,从腊月二十六日就开始放假了,除夕、春节、元宵三节连起来就是二十五天假期,爽歪歪,假如抠门的老朱泉下有知,估计会被气得从坑里爬出来大骂老朱家的子孙败家了。

眼下正是嘉靖五年的除夕夜,万家灯火,爆竹声声,烟花璀璨,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味,以及爆竹燃烧后的火药味。

然而城内灯火璀璨,城外却是黑沉沉的,没有光污染的古代,荒野的晚上是如此的黑暗,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,只能听到奇寒蚀骨的西北风在耳边嘶吼。

突然,一阵急速的马蹄声打破了黑夜的沉寂,官道上有一束火光由远及近,但见一骑快马正奋蹄疾驰而来,马上骑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,左手持火把,右手执缰绳,还背着一只插有三角小旗的竹筒八百里加急。

骑士一口气奔到德胜门外才勒马,战马前蹄扬起,发出一声啸断西风的悲鸣,然后四蹄一软,竟然就此趴下口吐白沫。骑士一个前滚翻狼狈坠地,差点连火把都弄熄了,爬起来也顾不得拍拭身上的灰尘,对着城头大喝:“古北口八百里加急奏报,速速打开城门。”

城头值班的官兵不敢怠慢,急急打开城门,还给骑士牵过来一匹马,骑士一言不发,翻身上马便沿着街道疾驰到兵部的所在。

如今所有官员都放年假了,不过一些要害部门还是留有人值班的,譬如内阁和六部。此时在兵部值班的是一名员外郎,这位仁兄接过八百里加急一看,顿时面色大变,立即火急火燎地跑去找老大兵部尚书伍文定。

伍文定的府邸在黄华坊,不过,伍尚书显然是个生活作息时间十分规律的人,虽然今晚是除夕夜,但他吃完团年饭后便跟平常一样,早早就上床睡觉了。

爱打扮的治愈系少女图片

当伍文定从员外郎手中接过那份来自古北口的八百里加急,顿时睡意无,立即吩咐下人备马车,急急赶往内阁,会同值班阁臣廖纪一起报入宫去。

此刻的嘉靖正在慈宁宫中陪蒋太后看大戏呢,闻报后不由大吃一惊,急急离开返回了养心殿。

此时的皇宫大内已经落锁了,四辅廖纪和伍文定自然是进不了宫的,只是把八百里加急从门缝中塞进去,通过太监转逞给皇上,然后就站在宫门外等候皇上的回复。

养心殿中,嘉靖看完了谢三枪那份八百里加急,脸色变幻不定,心情既懊恼,又有点兴奋。

懊恼的是达赉逊那小子竟然如此不中用,这么快就被俺答给干掉了,没有预料中的两败俱伤,俺答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就接管了察哈尔,彻底统一了整个鞑靼;而兴奋的是达赉逊的亲弟弟门徒竟然逃到了古北口,简直就是新年送大礼,大明完可以借门徒的身份大做文章,理直气壮地出兵讨伐俺答了。

嘉靖早就按耐不住要出兵北伐,一雪前耻了,而门徒的到来正好送给他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,妙极!

嘉靖往御案上重重拍了一掌,兴冲冲地道:“来人,传朕之命,令兵部立即调兵增援古北口,提防鞑子突袭抢人,再命锦衣卫把门图姐弟火速送入京中,不得有误。”

嘉靖的命令很快便传达给宫门外等候的四辅廖纪和伍文定,两人不由对视一眼,前者的眉头更是深深地皱了起来,白痴都看得出,皇上这是要借门图的身份搞事啊,十有是想出兵北伐了。

然而,无论廖纪,还是伍文定,都是不太主张出兵鞑靼的,因为塞外乃苦寒之地,就算打下来也难守得住,对大明来说失大于得,更何况以太祖和太宗的雄才大略,当初也没有彻底把北方的游牧民族消灭,所以出兵北伐纯粹是出力不讨好之举。

另外,如今大明才刚刚有了一点起色,扭转了财政赤字的困局,如果这时出兵北伐,说不定会把大明拖入战争的泥潭,令到如今的大好局面毁于一旦。

而且,四辅廖纪还有一个顾虑,那就是一旦起兵北伐,靖国公徐晋毫无疑问会是挂帅的第一人选,大家之前正是担心徐晋的权力过大,这才把年纪轻轻的他推上国公之位,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在家老实当个富贵闲人,不要再左右朝政。

如果让徐晋再次挂帅出征,那前面所做的都白忙活了,而且徐晋打仗确实有两把刷子,至今未尝一败,到时若北伐大胜而归,那权势岂不是更加滔天了,莫不成还真要给他封个异姓王?

所以最好的做法是和平解决门图的事,这样既不用出兵劳民伤财,让大明得到更好的休养生息,同时又阻止了徐晋复出掌权。

廖纪和伍文定均是老官僚了,两人只是对视了一眼便达成了基本共识,所以后者去执行嘉靖的命令,而前者则连夜赶往首辅金献民的府邸,商量阻止皇上出兵北伐的对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