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美女视频用用什么app

..co,最快更新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最新章节!

诊治完一百名病人,叶凡就不再坐诊,告状患者明日再来,随后他就让叶天赐送自己回望子花园。

期间叶凡想要好好感谢熊天骏,却发现熊氏夫妇已经没了踪影,他只能捏着名片寻思过些日子联系。

“叶凡,回来了?”

叶凡和叶天赐刚刚谈笑着走入大厅,在厨房忙碌的赵明月就一脸笑容喊道:

“快洗手,准备吃饭,我给做了汽锅鸡,狮子头,糖醋排骨。”

她的喜悦和幸福洋溢在脸上,似乎给叶凡做饭是一件快乐的事情。

叶凡笑了笑:“谢谢夫人!”

“妈,我是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,叶凡是刚认没几天的儿子,怎么对他比对我还好呢?”

叶天赐昂起脖子很是有意见的态势:“给他做了那么多好吃的,怎么就不做一个我喜欢的酸菜鱼?”

他把白色扇子往裤子上一插,洗洗手,跑到饭厅拆下一个鸡腿啃起来。

“看看,二十多岁了,有点成熟的样子吗?”

娇羞可爱小美女湖边起舞美如仙图片

看着叶天赐大口大口啃着鸡腿,赵明月恨铁不成钢:“但凡争气一点,我也不会这样失望。”

她嘴里痛斥着叶天赐的没出息,转身却端了一锅酸菜鱼出来。

“哇,酸菜鱼。”

叶天赐把半个鸡腿一扔,随后擦擦水拿起碗筷捞起鱼来,同时嘴里嘟囔一句:

“谁说我不懂事?妈,我告诉,我今天可以干了不少活。”

“问问大哥,我是不是在金芝林忙上忙下,帮助大哥让金芝林一炮而红?”

他意气风发:“今天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病人,是从我手里走上新生的。”

叶凡没好气看着叶天赐,真是无耻之徒,发个号码也能说的这么高大上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拯救了多少人。

“是吗?”

赵明月今天忙着追查窃听器来源,没有关注金芝林一事,当下好奇问道:“金芝林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夫人,夫人!”

几乎同一个时刻,华清风满脸笑容走入望子花园大厅,一边前行,一边拿着手机喊着。

正在筹备晚饭的赵明月探出了脑袋:“华老,什么事这么高兴?来的正好,一起吃饭。”

叶凡起身给华清风拿了一副碗筷。

“有一个好儿子,有一个好儿子啊。”

华清风脸上无比高兴,大步流星走入饭厅,随后一把抱住叶凡:“好小子,好小子。”

叶凡挣脱华清风的拥抱:“糟老头,又不是大美女,抱我干啥?”

赵明月嫣然一笑:“华老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“金芝林出了点事,我让叶凡帮忙处理。”

华清风拉过一张椅子坐下,脸上眉飞色舞:

“一是想要让他熟悉金芝林,毕竟这是我给他弄的基业,二是想要他展示一下医术,收取一点民众基础。”

“可没想到,他剑走偏锋,一天就打响了金芝林名气,还让自己成为焦点收获无数人气。”

华清风掏出一个平板电脑递给赵明月:“看看,一天时间,叶凡就成了赤子神医,粉丝几百万。”

“当然,他也被外网和神州公知骂的半死,说他羞辱,说他歧视,还说他伤害各国感情,要找神州官方控诉。”

“特别是叶凡这样高超的医术,不给外籍人士服务,他们觉得太大逆不道。”

“不过这种愤怒声音,比起拥护声音不算什么,而且金芝林名声真的飞起了。”

“我回来的路上,接了好几个大鳄电话,不少财团希望入股金芝林,开出的钱能买十个金芝林了。”

老头脸上多了一丝得意,越发觉得金芝林开的明智,不仅让叶凡获取人心,自己也水涨船高。

赵明月扫视一眼,微微吃惊:“这么厉害?”

叶凡生出一丝兴趣:“赤子神医?这有点意思。”

他靠近赵明月扫视平板电脑内容,确实如华清风所说。

他和金芝林都火了……

而且舆论非常极端,一边是绝对拥护叶凡的神州子民,一边是痛斥叶凡歧视的外籍人士。

偶尔有一些所谓的中立人士,告知要以德服人结交友邦,结果被网民挖出一堆不道德的事情。

几个视频还显示,金芝林关门后,有人跑去金芝林砸招牌,有人跑去金芝林守护,双方还就地混战。

如非警方及时赶赴制止,估计要受伤不少人。

水火不容,却让热度越来越高。

叶天赐抬起头喊道:“有没有我?有没有说我?”

“啊,吃酸菜鱼吧。”

华清风不给叶天赐面子:“还捅娄子,这么快发号码,让一些黄牛钻了空子,现在四处倒卖明天的号码。”

“听说一个号卖到了十万。”

他敲了敲他脑袋:“就不该为了一时风格提前发号,应该明天开门再慢慢发。”

叶凡望向叶天赐:“预发明天的号没录身份证吗?”

“哎呀,妈呀,忘记了。”

叶天赐嚎叫一声:“当时被他们吹捧的不行,而且觉得登记太繁琐,后面几十个就没登记了。”

赵明月一如既往对叶天赐哼了一声: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”

“还是叶凡不错……”

赵明月已经看完平板内容,也了解到事情来龙去脉,俏脸涌现欣慰色彩:

“不仅医术高超,还手段过人,轻易化解危机之余,还顺势打响了医馆名气。”

“懂得如何生存,妈心里踏实多了。”

这意味着叶凡多少有自保能力,不会跟叶天赐一样傻乎乎总是被人坑。

如非心里知道要考虑长远,她估计都会告诉叶凡身份,好好享受天伦之乐了。

“其实这个主意不是我出的。”

叶凡没有贪占功劳:“是一个叫熊天骏的患者出的,他为了感谢我救治他妻子写了牌子。”

“熊天骏?”

赵明月带着好奇念了念名字,不过她对这名字没什么印象,这些年,她几乎不关注他人事情。

华清风也微微皱眉:“这名字有点熟悉……”

“肯定熟悉啊,这是商业鬼才啊,以前报纸网络经常出现这个名字。”

叶天赐抬起头嘟囔一句:

“二十四岁成为第一打工皇帝,三十岁自立门户,三十五岁洗劫东南亚股市,三十八岁狙击华尔街大鳄……”

“理念剑走偏锋,作风诡奇难测,还是格斗高手,很多年前就赚的盆满钵满,功成名就。”

“只不过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账户冻结,爹妈被杀,他也就此失踪。”

他神情犹豫开口:“这个熊天骏跟他手段很像,就是面貌不太相似……”

叶凡一笑:“他整了容。”

“哎……”

华清风一拍脑袋:“我想起来了,熊天骏,不,他真正的名字叫郑天骏!”

“郑家弃子,郑乾坤的弟弟……”